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凯发娱乐_凯发官网_凯发网址

当前位置:官网首页 > 新闻资讯 > 公司新闻 >

北京矽成收购大战中的另一个主角-北京君正

此前我们聊了思源电气,这次我们聊聊北京矽成收购大战中的另一个主角-北京君正。

北京君正曾是中国明星半导体公司,其创始人刘强也颇有传奇色彩。

1999年9月2日,那个“失败的理想主义者”、“不识时务者”倪光南被联想正式解聘。

倪光南离开联想后,一个叫李德磊的人找到了他。

李德磊也是学者出身,曾在加拿大一所大学担任终身教授,后来在日立(美国)半导体公司担任微处理器设计总监。

1997年,李德磊与一位哈工大校友创办了百拓立克公司,为日立做芯片外包业务。

也正是在1997年底,李德磊看中了还在中科院读博的刘强。

刘强是北京人,清华毕业后到中科院计算机研究所读了硕士和博士,满腹才学的刘强渴望做一番事业。

李德磊以半导体专家的身份出现,又许诺他做主管研发的副总裁,他答应了。

到了百拓立克之后,刘强开始搭建团队,潜心研究。

但是由于意外的原因,日立终止了与百拓立克的合作。

为了继续经营下去,也为了排除异己,李德磊通过一系列运作,把百拓立克变成了中芯微系统技术有限公司。

他保留了以刘强为首的技术团队,这是他东山再起的筹码。

当时中国在CPU领域基本一片空白,而刘强的团队取得了非常可喜的成绩。

然后李德磊找到了“非常好骗”的倪光南。

倪光南渴望中国能有自己的操作系统和芯片,作为曾经的中科院计算机所研究员,面对刘强这个晚辈取得的成绩,倪院士看到了希望。

于是这三个人开启了一个短暂又令人唏嘘的时代。

1

倪光南利用自己的知名度和人脉,义务为中芯微找投资、找项目,更关键的是他为中芯微找到了突破的方向-嵌入式CPU。

CPU大家都很熟悉,中文名叫中央处理器,简称为处理器或微处理器,是所有电子设备的核心。

一般计算机、服务器的CPU叫做通用CPU,比如通常听到的英特尔i5、i7之类的CPU;

其他电子设备的CPU叫做嵌入式CPU,嵌入式CPU广泛应用在工业控制、汽车电子、网络设备、消费电子等领域。

刘强的才华与努力,加上倪院士不计成本、不计报酬的帮助 ,2001年4月,中芯微设计研发出了中国第一颗可商用的嵌入式CPU-方舟一号。

方舟一号的诞生让中央领导都为之叫好,其风光程度远高于2年后通过造假诞生的“汉芯一号”。

后来中芯微改名方舟科技,倪院士也加入进来,方舟科技成为863计划的承接方,接着又有了方舟二号,方舟三号也被立项。

然而由于方舟芯片并不具备自己的生态环境,虽然北京市政府强行通过政治手段帮助其获得了大批订单,但是方舟芯片并未真正赢得市场。

加上李德磊后来变得狂妄,只接政府订单,多次将倪院士请来的客户踢走,让其彻底失去市场信任;此外李德磊一方面说经费不够,一方面建起了大楼,也让方舟陷入争议。

更令人愤怒的是,对于成就了自己的方舟芯片,李德磊声称就是“狗屎”!

最终刘强和倪光南都与李德磊分道扬镳,刘强无法接受李德磊对于方舟芯片的彻底否定,2005年带着一批方舟科技的研发人员,和在中科院读研时候的好友李杰创立了君正。

君正的故事开始了,方舟成为刘强不愿提起的往事。

君正成立初期,倪院士同样提供了不少帮助。在上市前,刘强向倪院士的夫人赵明漪转让了120万股,有人说这是利益输送,但这何尝不是一种回报。

2

君正成立后依旧主攻嵌入式CPU(因为在通用CPU领域,英特尔实在过于强大)。

虽然方舟项目最终失败了,不能否认以刘强为首的那批研究人员的才华,君正也靠着方舟的技术班底很快进入正轨。

从2005年创立到2011年上市,实现了非常快速的增长。

2006年进入指纹识别市场

2007年进入教育电子市场

2008年进入PMP(便携式媒体播放器)市场

2009 年进入电纸书市场

2010 年进入平板电脑市场

出货量也从2006年的3万颗急速暴涨到2010年的1100万颗以上。

各种MP3、MP4、MP5、学习机、点读机、电子词典、电纸书、上网本等电子产品相当一部分都是采用君正的方案。

君正在国内一时风头无两。

2011年谷歌推出安卓4.0后,君正还在全球第一个推出了安卓4.0平板电脑芯片方案。

光环加身,北京君正顺理成章的在2011年5月31日正式登陆创业板。

然而,从上市的那一年开始,北京君正就开始走下坡路。

数据来源:Choice

也真是够倒霉的。

当时它最大的收入来源是MP3、MP4、MP5这一类电子设备的芯片,然后是学习机和电纸书的芯片。

但是随着智能手机的崛起,MP3、MP4、MP5这些玩意逐渐被淘汰了,学习机、点读机这种教育电子设备增速也慢了下来,而被君正寄予厚望的电纸书更是几乎成为一个笑话。

2007年11月19日,亚马逊推出了第一代kindle,这个功能单一的阅读器一下子成为市场热点。

2008年8月,汉王科技(002362)也推出了电纸书。

在电纸书还没有在国内流行、kindle还没有在国内市场发力的窗口期,汉王确实占得了先机,于是汉王把身家性命都压在了这个产品上。

2010年3月,汉王科技上市,随后的两个月一路高涨,股价最高达到了175块钱(不复权),超过贵州茅台!

那时的汉王老板刘迎建接受记者采访时,表现出了不可一世的傲慢和自信。

没人能想到,汉王上市后也就只风光了两个月,随后就是业绩和股价的一泻千里。

作为汉王电纸书芯片供应商的北京君正,也陷入尴尬境地。

折戟电纸书的北京君正随后又在上网本领域重蹈覆辙。

然而即便在以上市场君正都踩坑了,只要能抓住随后爆发的两个市场,依然能够扭转乾坤,这两个市场就是智能手机和平板电脑。

可惜,君正又错过了!

真的是倒霉起来,咽口水都能噎死。

3

君正没有抓住智能手机和平板电脑的市场不是没实力,而是站错了队。

简单说一下CPU领域的几大门派。

CPU不是人,它不懂人话,其实也看不懂各种编程语言,但是它能看懂二进制。

所以平时要让它干点啥事都得先把程序转换成CPU能看懂的二进制指令才行。这个CPU能懂的二进制指令的集合就叫做指令集。

早期每家芯片公司设计的CPU指令集是不一样的,没办法统一。

后来逐渐形成了三家主要的指令集,英特尔推出的x86指令集、ARM推出的ARM指令集、MIPS推出的MIPS指令集,每家的指令集其实也分好几种,但是我们习惯上以统称来表述。

采用这三种指令集架构的芯片也就形成了三大门派。

由于不同指令集的特点不同,其应用领域也不同。

x86指令集主要应用在通用CPU领域,ARM和MIPS指令集主要用在嵌入式CPU领域。

现在的CPU和过去的CPU已经不是一个概念了。

以前的CPU就是一个单纯的CPU,现在的CPU有两种,一种叫SoC,一种叫SIP。

所谓的SoC芯片是指把CPU和其他各种功能的芯片设计成一个芯片,这个时候,原来的CPU只能叫做CPU内核,其他的各个芯片也只能说是SoC芯片一个部分。

而SIP则是把CPU和其他的各种功能的芯片整合、排列、叠加到一块,虽然会尽可能地缩小整体结构,但各个芯片还是独立的。

华为的麒麟芯片和高通的骁龙芯片就是SoC芯片,他们的芯片都集合了CPU+GPU+基带芯片+DSP芯片等等各种组件。

骁龙845示意图

苹果的A系列芯片属于SIP芯片。

由于苹果并不具备基带芯片的设计能力,所以苹果无法像高通和华为一样设计出SoC芯片。苹果一般是用自己设计的CPU再把高通的基带芯片(今年开始采用英特尔基带芯片)等组件整合到一起。

以上三家公司芯片虽然封装方式不同,但有个共同点,都是采用ARM的芯片架构。

实际上,目前全球95%以上的手机和平板电脑的CPU全部是ARM的芯片架构。

而我们的君正,采用的却是MIPS的架构!

在2000年前后,MIPS架构的芯片是很吃香的,中国龙芯就是买的MIPS的授权。

作为方舟的某种延续,君正采用的也是MIPS指令集,刘强和他的团队在这个架构内已经付出了多年。

值得一提的是,君正在上市前突击购买了MIPS的授权,很可能是之前未经授权偷偷地用,怕上市后被人发现侵权吃官司。

应该说君正的技术还真不错。

ARM和MIPS的经营模式跟其他的半导体公司不一样,他们自己不做芯片,只是向芯片设计公司授权指令集以及自己设计的芯片内核,属于芯片知识产权供应商。

其实指令集本身也没啥,有点技术就可以设计指令集,但是你的指令集如果应用广,生态环境好,就会有越来越多的人用,反之则没人用。

ARM的指令集就是被苹果和谷歌采纳,然后形成马太效应,独霸天下,在移动领域,英特尔都被碾压。

比较牛的芯片设计公司,比如苹果和高通,一般买来ARM指令集的授权,自己设计芯片内核;

次一级的公司,比如华为海思三星,买来ARM设计的公版内核,然后做有限改动。

中国绝大多数芯片设计公司都是采用购买内核的方式,而君正是国内极个别有能力自己设计内核的公司。

但是曾经十分辉煌的MIPS,在经营策略上完败于三线小厂ARM,逐渐被市场抛弃,纵然其架构有诸多优点,终敌不过“生态”二字,只能不断卖身苟活。

不仅仅是在移动设备领域,在路由器、POS机等领域如今也是ARM芯片的天下。

覆巢之下,焉有完卵?君正就这样再次成为一个悲剧。

其推出的智能手机和平板方案随着谷歌彻底加入ARM阵营,不了了之。

君正进入了那么多市场,最后大多都以失败告终。

4

但是君正作为一帮学霸创立的公司,积极进取的态度是有的,不断调整产品方向。

2013年,进入可穿戴设备领域,给智能手表设计芯片。

搭载君正JZ4775芯片的inWatch X智能手表

那个时候可穿戴设备是个风口,作为相关概念股,北京君正的股价在牛市开启前就一路高歌。

为了这家公司付出多年的刘强、李杰和一众高管团队都纷纷减持,虽然被人诟病,但是也无可厚非。

只是他们减持的时间节点,确实让人觉得这帮人真的不是老天爷选中的人。

比如,刘强和李杰在2014年12月2日通过大宗交易的方式合计减持300万股,套现1.26亿,但是随后牛市就来了,北京君正的股价比他们减持的时候暴涨了2倍多。

股价暴涨后,刘强和李杰坐不住了。

2015年5月25日,这俩人又准备在未来6个月内减持,但是股灾又来了,只好作罢。

只能说炒股这事不容易,纵然是中科院的博士、纵然是炒自己家股票,也没谱。

不过话说回来,北京君正在屡屡踩坑的那些年,真的是很上进,从研发费用占收入的比例就能看出。

数据来源:Choice

一度占比超过70%,不亚于一场豪赌。

好在功夫不负有心人,收入后来止跌回升,北京君正也正式宣告自己进军可穿戴、物联网、智能设备领域。

先后跟阿里、腾讯、小米、华为、360、网易等公司合作。

目前采用君正芯片的各类新兴设备确实不少,你听过的没听过的很多都是用的君正的CPU,一口气都念不完:

戴的:酷镜智能眼镜、阿里巴巴PAY WATCH可支付智能手表、inWatch智能手表、华米科技(NYSE.HMI)AMAZFIT智能手表、土曼T-RIPPLE智能手表;

听的:酷狗潘多拉WiFi蓝牙音响、1MORE魔听播放器、DingDong智能音箱、iMuvo 蓝牙智能音箱;

玩的:张小盒机器人、360智能故事机、远程拾音神器Go-play;

用的:iBIGStor新概念无线移动硬盘、360智能门铃、苏宁小亮智能晾衣机、苏宁小Biu智能闹钟;

学习的:网易有道词典笔、诸葛小明床头灯;

等等等等。

看得出来君正的产品应用范围非常广,也深受知名公司的信赖。

此外君正还推出了智能门锁芯片以及智能视频芯片,特别是智能视频芯片成为目前公司的主打产品之一,与360摄像头深度合作,也已经成功打入海康萤石、小方、小米大方、百度的产品线。

君正的智能视频芯片是视频图像信号处理+视频编解码+图像识别等功能于一体的SoC芯片,君正充分发挥了自己的特长,目前市场反馈不错。

其高端的T30智能视频芯片采用是28nm工艺,适用于H.265视频编码标准。目前国内只有君正、海思和台湾MSTAR(晨星半导体)可以量产适用H.265视频编码标准的智能视频芯片。

现在智能视频芯片增速很快,2017年已经占到公司收入的44%,而2016年只占27%,2018年有望超过50%,在这个领域,君正有望成为头部玩家。

5

虽然业绩相比较前几年已经有了不少起色,君正还是不能掉以轻心。

其主攻的智能视频芯片市场竞争非常激烈,2017年毛利率只有19.35%,远低于微处理器芯片45.01%的毛利率。

虽然这两年君正的智能视频芯片毛利率在上升,但同时微处理器芯片却在下降,还是拉低了总体毛利率,也导致君正的净利润依然不容乐观。

即便收入接连大涨,扣非净利润却依然保持负值,只能靠政府补贴勉强在归母净利润上录得正值。

扣非净利润的问题是北京君正最不愿面对的问题。

2011年到2015年,君正的财务费用分别是-0.14亿、-0.30亿、-0.28亿、-0.24亿、-0.12亿,这主要是由于自己一直踩坑,募投的项目不敢开展,于是存在银行的募投资金产生了利息收入。

对应的扣非净利润分别是0.52亿、0.08亿、0.11亿、-0.14亿、-0.22亿。

如果不是募投资金的利息收入,早在2012年君正的扣非净利润就会是负值了。

6年了,君正依然赚不到钱。

6

君正正式切入智能视频芯片领域是在2016年,也是在那一年的6月,君正迎来了上市以来的第一次重大资产重组-120亿并购知名图像传感器芯片公司北京豪威。

这次蛇吞象撞上了证监会发布的“再融资新规”的枪口,最终没有成功。

在资本市场沉寂了一年半后,君正突然在11月9日晚发布了收购北京矽成的公告。

这让市场极为惊愕,毕竟两个月前,思源电气就已经开始运作收购北京矽成。

君正的优势在于获得了北京国资的力挺。

北京矽成的股东除了上海承裕,剩余的58.35%股权由北京屹唐、北京华创等8家公司持有。

其中北京屹唐的持股比例高达34.44%,仅次于上海承裕。北京屹唐的实际控制人是北京经济技术开发区国有资产管理办公室。

北京华创持股比例11.08%,同样由北京国资委控制。

武岳峰与上海市政府关系密切,而北京矽成的其他主要股东是北京国资委,所以很明显,这次争夺不是思源和君正的争夺,而是帝都和魔都的对决。

如果过程中北京国资占优,那么市场担心的北京君正的资金问题、净利润的问题可能都不是问题,毕竟有大腿。

而一旦君正获得矽成的控制权,那么在技术上可谓强强联合。

虽然君正与矽成的主营业务不同,但是未来可以共享渠道;而且芯片设计有共通之处,相互融合吸收的可能性是有的;更直接的,并表之后的数据要好看很多。

但是神仙打架,投资者切莫盲目押注,最终是两家公司分而治之,还是一方大获全胜,要时间去解决。

君临没有任何倾向,只是一家优质的半导体公司,在落户中国后,3年的时间一直处于被收购的动荡之中,君临觉得有点惋惜。

君临会对此次收购保持关注,第一时间为大家做事件解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