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凯发娱乐_凯发官网_凯发网址

当前位置:官网首页 > 新闻资讯 > 行业新闻 >

美企代工巨头拒不归还华为物料,不可靠清单欢迎你

据知情人士透露,7月25日,华为已经确认从美国代工厂商——伟创力处撤出产能,这些产能目前由富士康和比亚迪两家中国代工企业承接。

随后,华为相关人士也向确认,伟创力曾经扣押华为总价值大约7亿元人民币的生产物料及设备一个多月时间,其中伟创力在珠海的工厂有大约4亿人民币左右的华为物料和设备,海外的工厂还有大概3亿元。据了解,这7亿元物料是属于华为网络设备部门的,华为终端部门还有更多物料放在伟创力工厂。

目前华为已经将伟创力从自己的供应链体系中剔除。

相关报道显示,伟创力位于湖南长沙的工厂已经于5月停产,伟创力已有意撤出长沙,其一期工程或由蓝思科技接受,但目前此事尚未有定论,二期工厂已确认由长沙市政府直接牵头引进的比亚迪接手。

在中国领土上,过度解读美国法律

据了解,华为与伟创力的合作模式是“送料加工”模式,即华为购买需要加工的设备和物料,并将之交给伟创力加工。但今年5月16日华为被美国商务部工业与安全局(BIS)列入“实体清单”之后,伟创力于5月17日即宣布停止一切与华为的合作。

这导致华为的生产交付受到较大影响。知情人士透露,在这种情况下,华为决定将剩下的物料和之前放在伟创力工厂进行生产配套的自家设备拉走。5月17日晚间,中文互联网上流传着华为派出几十辆货车前往伟创力珠海工厂运货的消息及图片。

但伟创力珠海工厂方面当时声称,接到公司高管指令,根据美国出口管制的相关法律法规,伟创力不能放行华为的物料及设备。所以5月17日晚间传遍中文互联网的华为车队当时是空手而归。

知情人士透露,此后双方进行了10多轮的谈判,在谈判中伟创力屡次过度解读美国法律,坚持拒绝归还华为物料及设备。华为不得不发出律师函,指出伟创力方面的行为性质严重并且超出了正常合同纠纷的范畴,并要求伟创力必须归还华为拥有全部物权的物料和设备,否则将要求伟创力承担一切损失。

最终,到6月中旬,伟创力方面才同意将华为物料及设备陆续归还,但条件是将这些物料及设备转运给一个不属于美国“实体清单”涉及到的华为及其68家关联企业的第三方,而且中间产生的一切费用必须由华为自掏腰包。

不可靠清单欢迎你

业内人士分析称,伟创力对华为的“断供”或导致其被列入“不可靠实体清单”。

相关知情人士透露,华为内部对此事也十分震惊和错愕。毕竟在被美国拉入黑名单后,华为的其他代工厂都没有出现伟创力这种情况,同时伟创力还是与华为合作多年的熟人,其翻脸比翻书还快的态度令华为方面着实难以理解。

当然,最令人愤怒的还是,伟创力居然在中国的领土上“堂而皇之”地以美国法律为由扣下了华为的物料和设备。相关知情人士透露,华为的相关管理人员认为伟创力此举过度解读美国法律,并且不仅涉嫌违反了中国的法律,更是在侵犯中国的司法主权。

5月31日,中国宣布将建立“不可靠实体清单”制度,商务部强调该制度针对个别不遵守市场规则、背离契约精神、出于非商业目的对中国企业实施封或断供、严重损害中国企业正当权益的实体或者个人。商务部新闻发言人高峰在7月11日的例行新闻发布会上表示,目前“不可靠实体清单制度”正在履行相关的程序,将于近期发布。

知名IT律师赵占领在接受新京报采访时表示,伟创力在华为被纳入美国的实体清单后,与华为终止合作、停止为华为手机产品进行代工生产。该行为首先违反了伟创力与华为之间的合同约定,构成合同违约。尽管是伟创力此举是因为美国政府有相关要求,但是该种政府行为不属于不可抗力。伟创力不能因此而免除单方终止合同的违约责任。对于伟创力的违约行为,华为有权根据合同约定追究其违约责任,一般是解除合同、要求对方支付违约金或赔偿损失,而解除合同后,伟创力尚未使用的物料应该返还给华为。

北京康达律师事务所律师韩骁也向记者表示,伟创力单方面宣布停止给华为代工且拒绝发货的行为不仅不符合诚实信用原则的规定,同时也违反了《合同法》第一百零八条:“当事人一方明确表示或者以自己的行为表明不履行合同义务的,对方可以在履行期限届满之前要求其承担违约责任”的规定,其行为构成违约。华为公司可以要求伟创力按照合同约定,要求其承担继续履行、采取补救措施或者赔偿损失等违约责任,如果在履行义务或者采取补救措施后,华为方还有其他损失的,伟创力应当继续赔偿损失。

中国政法大学国际法学教授霍政欣在接受《环球时报》耿直哥采访时表示,虽然伟创力作为一家美国企业去执行美国的法律法规政策这一点无需评价,其行为是否违反国际法或是其他国家的法律也要具体情况具体分析,但其在中国珠海注册的独资子公司“伟创力制造(珠海)有限公司”和工厂,国籍是中国,所在地在中国,需要遵从中国的属地管辖,不得逾越。

霍教授指出,美国政府可以要求美国企业遵守美国的法律,但在中国的境内,美国国内的行政法律法规是没有效力的,即“公法无域外效力”。因此,霍教授认为,如果与华为签约的是伟创力在珠海的这家公司,那么其用美国的国内法律去扣押华为公司的物资,至少是违反了中国法律的属地管辖,并存在违约的问题。

霍教授还在采访中提到了目前中国商务部正在准备推出的“不可靠实体清单”一事,称那些在中国境内、无视中国的属地管辖、去执行美国国内法的企业,也是目前正在研究要制裁的一个对象。

后续影响

伟创力是仅次于富士康的全球第二大代工企业,代工业务涵盖手机电路板设计、手机制造、通信工程、汽车配件制造等,下属工厂遍及全球五大洲30个国家。伟创力于1997年进入中国市场,在珠海、长沙、东莞、苏州等地都设有工厂。

其中,在长沙,当地媒体《三湘都市报》报道显示,伟创力与望城经开区管委会于2018年1月举行签约仪式,项目总投资50亿元,规划用地约620亩,共分三期建成,建成以后伟创力在长沙有1.5亿台智能终端产能,项目全部达成后预计可实现年产值100亿元。

另据雅虎财经数据,伟创力2018财年第三财季大约从华为处获得24亿元的收入,是美国供应商从华为处获得营收最多的企业。伟创力从华为处获得的营收约占其总营收的5%。

但“断供”华为以后,伟创力长沙工厂今年5月就陷入停摆状态,并传出伟创力长沙工厂转手的消息。

从天眼查平台上看到,比亚迪精密制造有限公司100%持股、2019年6月11日刚刚注册成立的长沙比亚迪电子有限公司,注册地址恰好位于伟创力长沙工厂二期所在地——长沙市望城经济技术开发区腾飞路9号,该公司经营范围为:智能装备制造、智能消费设备制造等。

另外,由于华为在伟创力的产能被富士康和比亚迪承接,7月25日,鸿海集团旗下港股上市公司富智康集团盘中一度暴涨31.4%,收盘时上涨22.09%。富士康内部人士7月24日披露,大陆H品牌客户上半年镜头及模块相关产值同比增长94%,5~6月该客户整机及机构件产量同比增长15%。比亚迪昨日报收于56.80元/股,微涨0.82%。

虽然爆料没有提及H品牌到底是谁,不过几件事结合起来看H指的是华为无疑了,说明华为在剔除伟创力代工之后将订单转向了富士康,毕竟数十亿美元的订单也不是小公司能承接的起的。